乔雒涳

务必看置顶

最近作业周,所有作业全都堆积在一起交,而我本人又刚好有严重拖延症
昨天写5000字论文写到十一点半)
所以)

我觉得我赶不上圣诞节生贺了……哭了。

等这个星期我的deadline都结束了我再赶赶

我脑子里啥都想好了可是我的手就是不想动

碎碎念

校园欺凌中的被欺凌者,到底是因为自己的“特殊性”而被欺凌,还是因为被欺凌后变得更加“独特”而“特殊”呢?


简直就像个死循环嘛……

【来自写发展心理学作业写到快fong的乔乔的感叹】

刚好十张2333
都是在三四月份画的
第九张是千玺,第十张是易安的恩皓
前面八张都是swm系列的
除了嘉祺的其他的都是在我大学语文书上画的】

是画手年度总结。
以前画过的一些草图等会单独放出来

树懒在我下铺打字的声音是如此亲切

然而她只是在写论文。

上毛概课的时候突然有了个灵感【是嘉逸】

然后在树懒的怂恿下激情速写了几百字

然后大概就,灵感用尽。

不知道能不能赶得及双十二吧【点点点】

树懒总结了一下我和她的写文模式


大概就是在自己的文里借着自己儿子的口互相骂对方的儿子。

随便唠唠

人有的时候,倒霉事真的是一件接一件

晚上虽然不饿,但是还是跑去快餐店点了一碗面和鸡汤,纯粹就是想暖暖身子,最后吃到撑得慌。

下午考普通话等了两个多小时,期间外面雨下的越来越大我还没有带伞。

吃完饭跑回宿舍难受的感觉要吐。

这一整个星期都没休息过,脑子连轴转的有点疼。

希望明天下个大暴雨

要不然体测我可能干不动了。

明天想一整天都瘫在我的床上。

随便唠唠

嘘。


乔不起:

虽然知道都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啦,但是今天听六个孩子的《红昭愿》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讲一讲我对方翔锐离开的看法。


对于孩子离开,我是感到非常遗憾的。


我先前没有多粉方翔锐,遗憾也不是因为以后不能再看到他的舞台了之类的,并没有。我只是觉得,六个孩子不能以后互相陪伴着长大真的是非常令人难过的事情。


就像其逸,就像航鑫。


当然,方翔锐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是他自己的事情,每个人都会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任,轮不到别人批判。


而我提到这个的原因是,有的人因为他离开了而开始无故说他“在舞台上划水”。


没有证据,没有具体提是哪一场...

最近其逸非常喧嚣并且猖狂

身为其逸老父亲的我也非常嚣张

一度导致在 @树懒 面前控制不住自己,疯狂向她炫耀

差点让这位太太气得当场销号

并且在我扬言要亲死她但是没有动手之后,她表示出了极大的失望。

早上的草稿太丢人了
放个真·草稿。

是一个虽然其淋只出现了半张脸的一篇其逸

置顶

是个垃圾话有点多的话痨

三次比较忙的时候可能主页就会非常水。

画和文都禁止转载到外平台(划重点)

墙头跑酷+咕咕咕选手
最近的墙头是其逸和泗源。
二次元一堆,不举了。
fo前慎重。

本质上是个二次元技术宅。

大概就这些。

就,图透
反正也没人看得出来这是啥_(:ᗤ」ㄥ)_

在外边随手用的一张图编辑的
和背景没啥关系。

【你是个恶魔,也把我变成了恶魔。】


我天我好喜欢这句话……)

华灯初上。
 
黄其淋和敖子逸十指相扣着在步行街散心,两个人路过一个走廊时,黄其淋突然兴致来了,说什么都要给敖子逸拍张照片留做纪念。
“……成吧成吧。”
敖子逸挠了挠头,然后往旁边的石凳上一坐,比了个剪刀手,露出了一个职业假笑。
“快拍吧。”
“……”
太敷衍了吧,一张天价脸愣是被敖直男本人摆出了“到此一游”的沙雕旅游照既视感。
黄其淋腹诽。

不过敖子逸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别的东西吸引了,在黄其淋翻看相机里的照片的时候,敖子逸噔噔噔跑到旁边的灯笼旁边,然后回过头笑着喊黄其淋。
“阿黄你快看,这排灯笼还挺好看的。”

黄其淋朝着敖子逸指的方向看过去,然后飞快地举起相机抓拍了一张。
敖子逸被闪光灯闪得一愣,...

乔乔带着辣鸡贺图祝大家万圣节快乐_(:ᗤ」ㄥ)_

有一种痛叫我为什么不随手存个稿
画了一个小时的线条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和草稿合并图层了

我凉了。

其实拥有一个能听你抱怨的朋友

很多烦心事也就不是烦心事了

去了一个图书城
真的是个很安静的地方,从门口进去的时候就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。

下午看了本江户川乱步老师的《孤岛之鬼》,和闺蜜两个人为了男二难过得稀里哗啦的。
男主是大猪蹄子。

半夜碎碎念

半夜脚被蚊子咬了一个好大的包,脚背都肿起来了。
虽然没什么事做但就是抱着手机不想撒手。

翻微博关注看到了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的一个作者,百八十年没动静了,后来跑去画漫画了,留下了几个坑也没有填,但是我还是愿意喜欢他,愿意在坑底躺平。有些遗憾,但也没有办法。

Emmmm……lof粉丝数量可能包含了以前写童柯和二团练习生时候的粉。童柯是不会写了,想写的都已经写完了,二团也懒得继续陪时代峰峻狗下去了,只有其逸泗源还是心头的朱砂痣和白月光。
文章还在写,但是总觉得也写不出什么好东西。
图画了八九年,到今天也还是这个鬼样子。

只能说好好努力吧。
(小时候还想以后给自己的文配图,现在想想可能都是年少轻狂。...

进度汇报!_(:ᗤ」ㄥ)_

“我的心借了你的光是明是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小半》

————
黄其淋不知道,他以后能不能再和他的光同台登场。

但是他期待着。
然后在那个舞台上,告诉他,他的心意。

————

顺便爬上来吼一句,我没跑路!画我还是在画的| ᐕ)
只是肯定没有暑假的时候更新频率那么快了quq请还是期待一下明信片

辣鸡选手乔乔企图用sai替代罢工的ps做图

关注我的还在等待我的其逸明信片的朋友们可以期待一下_(:ᗤ」ㄥ)_我会做几个钥匙扣到时候一起卖2333

时隔一年多敖子逸又唱了《刚刚好》
我的天啊我的心脏——

今年圣诞节之前我能写完《刚刚好》和他的番外吗quq

有..幸福
都是大厚本啊quq
哭辽

就是钱包有点瘪(……)

宝宝长大了😭😭😭
你太好看了叭

咕咕咕文手回来填坑了。

填完这些坑可能真的要到8012年叭_(:ᗤ」ㄥ)_

重新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原来写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
自己都看不下去
估计好几篇都要重新写

有的时候听其淋以前唱的歌就会有感而发。
可能是我想太多了,总觉得每一首歌说的都是他们的故事。

一直想写点什么给其逸,可是又写不出想表达的感情
大概只能默默把自己对他们的爱放在心里了吧。

话废不知道该怎么吹爆不寿太太
本子真的超级棒,封面也是我超喜欢的纸质

我爱两位小朋友
永远都会记得去年夏天你们的樱花草。
祝两位小朋友前途光明。

故事碎片在最后,我的是08_(:ᗤ」ㄥ)_

刚刚b站首页推荐了以前七月月考的《下个路口见》
一分十四五秒的时候特别清晰地听见了敖子逸唱的“头发”两个字

反复听了七八遍
突然有点想念我们的小龙王
想在舞台上看到他
想听他的小烟嗓

你的周更选手突然出现!

是之前外出期间画的
今天把他们画完了
【带有其逸其,注意避雷】
第一张是跳《小丑》的时候的衣服
第二张是黄美玲小姐和敖子逸2333
(开除粉籍)
给黄小姐画了我只有在毕业典礼的时候穿过一次的小裙子23333

我每天的日常——
一到深夜:我天我的灵感来了放开我我要去填坑
【身体:不你不想】

一到白天:填什么坑啊咸着吧你。

1 / 2

© 乔雒涳 | Powered by LOFTER